• 
    
  • <em id="xwoq0"></em>
          風電標桿電價時代結束 各地競爭配置辦法漸明_東方風力發電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看資訊 » 風電運維 » 正文

          風電標桿電價時代結束 各地競爭配置辦法漸明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1-18   來源:中新經緯  瀏覽次數:1232
          核心提示:1月17日,江蘇省發改委發布《江蘇省風電項目競爭配置暫行辦法》、《江蘇省未確定投資主體風電項目競爭配置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就在前一天,江蘇省發改委公開發布了2018年12月底一次性核準的24個海上風電項目,總裝機規模達6700MW,總投資達1222.85億元。并且,24個項目均不參與風電“競價”,不通過競爭方式配置和確定上網電價。
             1月17日,江蘇省發改委發布《江蘇省風電項目競爭配置暫行辦法》、《江蘇省未確定投資主體風電項目競爭配置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就在前一天,江蘇省發改委公開發布了2018年12月底一次性核準的24個海上風電項目,總裝機規模達6700MW,總投資達1222.85億元。并且,24個項目均不參與風電“競價”,不通過競爭方式配置和確定上網電價。


           
            與江蘇省相似,很多省份都在2018年的最后幾天里“壓線核準”了批量集中式風電項目。2018年5月,國家能源局發出通知,要求從2019年起,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新增核準的集中式陸上風電項目和海上風電項目應全部通過競爭方式配置和確定上網電價,取代現有的I-IV區標桿上網電價。
           
            隨著2018年底和2019年初多個地區競爭配置細則的陸續出臺,市場對于競價的焦慮有所緩解。因為目前出臺的大多細則有意識地避免惡意低價競爭,較多省份在競爭配置評分細則上選擇40%的底線作為電價權重,可謂“貼地飛行”;而且,當申報電價低于一定界限后,得分增長反而放緩。
           
            不過,這種配置也使電價報價的影響力被弱化,引發對于“地方保護主義和向個別企業的傾斜的質疑”。
           
            搶核準
           
            從2021年開始,新增風電項目要取消補貼,實現“平價”上網。推行競爭方式配置風電項目也是意在掃清制約風電“平價”上網的體制機制障礙,為取消補貼鋪平道路。
           
            此前的風電建設管理辦法,地方政府在指標分配上的自由裁量權較大,導致很多問題,包括倒賣路條、風電消納、變向收費、以資源換產業投資加劇產能過剩等。此次變化實際上是要求地方政府改變行政審批分配年度建設規模指標的方式,采用市場競爭的方式配置資源。
           
            在競爭性配置政策的影響下,已納入2018年風電建設方案的風電項目紛紛加快核準,趕上標桿電價時代的末班車。
           
            2018年12月21,廣東省揭陽市發改局正式核準批復7個海上風電項目,規模共計5500MW,總投資超1108億元。
           
            2018年12月29日,福建省發改委最新批復核準2個海上風電項目,分別為長樂外海海上風電場A區項目(300MW)、莆田平海灣海上風電場三期項目(312MW),總裝機612MW,共計投資132.5億元。
           
            2018年12月30日,寧夏發改委一次性批復核準10個風電項目,共計裝機937.94MW,總投資688207萬元。
           
            從全年核準情況看,安徽省、湖北省等地區的風電項目核準明顯集中在第四季度。
           
            進入2019年,短期的“搶核準”已經結束,競爭配置和競價上網對于推動風電市場化、技術進步、產業配套以及電價下降的長期作用才剛剛開始。
           
            但中國能建廣東省電力設計研究院能源咨詢規劃院智慧能源規劃部部長鄭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預計,可能未來2 – 3年內不會出現大規模的競價,因為很多資源被提前搶占。
           
            “廣東省是發展海上風電的大省,以廣東為例,主要營運商已經擁有大量已獲取審批的項目,已具備規模效益。” 鄭赟說,這兩年廣東省電力設計研究院的海上風電總包項目很多,其中很多業主都是傳統發電集團,因為煤電受限,轉型到海上風電,他們已經占了很多風電場,規模化使成本自然下降。
           
            另外,市場化交易持續增加,風電在市場化交易下的平均電價通常低于標桿電價,也有利于未來幾年風電運營商的平均風電價格逐步下降。
           
            鄭赟指出,電力市場現貨市場交易的唯一目的就是想把電價降下來,電廠電價下降對居民和工業用戶都是好的,但對風電來說,成本上還有挑戰。
           
            韓曉平則指出,風電價格高不完全是設備問題或者安裝問題,還需要解決外部成本問題。
           
            “現在大部分的風電可以和煤電競價,但電網公司不愿購買。雖然現在也有一些政策鼓勵電網接收風電、光電,但不能徹底解決。造成這種現象的主要原因是國資委對電網的考核機制這些年來沒有大的變化,如果能夠設計出一些科學量化的指標,這些問題可能就會解決。” 韓曉平表示。
           
            此次分布式風電項目可不參與競爭性配置,逐步納入分布式發電市場化交易范圍。鄭赟透露,廣東設計研究院已經在參與編制廣東省內的分布式風電電廠的規劃,推動分布式風電發展。
           
            標準各異
           
            目前,廣東、寧夏、江蘇、陜西、天津、福建、上海等都發布了正式、試行的關于風電競爭配置辦法或征求意見稿。其中,寧夏是全國首個實施競爭配置風電資源的省份,共有28個項目合計272.794萬千瓦列入2018年開發計劃。對比不同省市的風電競爭配置辦法,從確定投資主體的角度,各省出臺的文件有明顯的差異。
           
            以電價配比為例,根據寧夏的相關文件,電價不是唯一參考標準,企業整體實力、設備先進性、電價、項目前期深度、接入消納條件考核要素的權重分別為20%、5%、40%、25%和10%。
           
            陜西規則與寧夏類似,陜西地區的基準電價是以寧夏的首次競標結果承諾電價0.45元/kwh為標準,以去除5%最高與5%最低電價后的均價為基準(30分),每降1分/度加1分,每升1分/度扣2分。
           
            天津、福建、廣東皆以標桿電價為基準。參照基準,天津降0-1分(含)/度的,每降0.05分/度得1分;降1-3分(含)/度的,超出1分/度部分每降0.2分/度得1分;之后每降1分/度得1分。福建降2分/度及以內的,每降1分/度得4分,之后每降1分/度僅得0.2分,
           
            廣東海上風電競爭配置辦法規定,在海上風電標桿電價基礎上,上網電價降低1分/度及以內的,每降低0.05分/度得1分;上網電價降低1分/度以上至2分/度,超出1分/度的部分,每降低0.1分/度得1分;上網電價降低2分/度以上,超出2分/度的部分,每降低2分/度得1分。
           
            簡單來說,電價部分采用分段得分,申報電價越低得分越高。陜西和寧夏地區的電價邊際影響要高于廣東、福建地區。當申報電價降低到一定價格時,廣東和福建的邊際貢獻驟降,也就是得分增長反而放緩了,難度提高了一個數量級。
           
            針對這種差別化的地方細則,也給不同地區的風電運營商帶來不同的競爭強度。從政策制定層面看,電價影響幅度小,考慮的是風電產業的良性發展,不鼓勵惡性的價格競爭。但具體的競爭激烈程度還要考慮到當地非水可再生能源配額預計完成情況和風電規劃情況等。
           
           
          [ 看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看資訊
          點擊排行
           
           
          關 閉
          關 閉
          贵州十一选五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