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em id="xwoq0"></em>
          謝長軍:我國風電市場呼喚理性競爭_專家分析_聊市場_東方風力發電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聊市場 » 專家分析 » 正文

          謝長軍:我國風電市場呼喚理性競爭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2-26   來源:中國電力報  瀏覽次數:63
          核心提示: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風電產業實現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跨越式發展,成為全國積極倡導的戰略新興產業,為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隨著產業發展進入新時期,非理性市場競爭逐漸成為制約行業健康發展的主要瓶頸。如何建立科學理性的風電市場,成為當前風電產業面臨的重要課題。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風電產業實現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跨越式發展,成為全國積極倡導的戰略新興產業,為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隨著產業發展進入新時期,非理性市場競爭逐漸成為制約行業健康發展的主要瓶頸。如何建立科學理性的風電市場,成為當前風電產業面臨的重要課題。
           
            風電四十年砥礪前行
           
            改革開放初期,我國風電產業開始并網示范研究。1986年,我國首座并網風電場在山東建成。此后,風電產業蓬勃發展,取得了可喜的成績:
           
            一是實現規模化產業化發展。2006年1月1日實施的可再生能源法,確立了可再生能源的法律地位和政策框架,明確了可再生能源發電全額收購制度,隨后費用分攤、稅收優惠、分類階梯標桿電價等制度和政策相繼出臺,同時國家連續啟動多輪風電特許權項目招標,建設大型風電基地。由此,風電進入黃金發展期,裝機容量從2005年底的127萬千瓦躍升至2018年6月底的1.72億千瓦,穩居全球第一,將提前完成2.1億千瓦的“十三五”發展規劃。2017年,風電發電量占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達到4.76%,創歷史最高水平。
           
            二是不斷開拓新的發展領域。2010年以后,為應對愈演愈烈的限電形勢,風電產業開始向中、東、南部轉移,內陸低風速地區和高海拔山區逐漸成為風電開發的主戰場,保障了風電產業規模與效益同步增長。與此同時,海上風電突破了關鍵的施工技術瓶頸,開啟了規模化發展進程。截至2017年底,我國海上風電投產容量達278萬千瓦,僅次于英國和德國排在世界第三位。
           
            三是機組技術持續進步。多年來,風電設備容量從千瓦級到兆瓦級,金風、遠景、上海電氣等一批國產設備制造商崛起壯大。目前,國產陸上2MW以上大葉片、海上4MW等機型技術已達到世界先進水平,滿足了中國風電快速增長的需求。在2017年中國新增風電裝機中,本土設備占比超過90%。
           
            非理性競爭矛盾凸顯
           
            以國家能源局2018年“5.18”新政(《關于2018年度風電建設管理有關要求的通知》)為標志,風電產業正式進入競價時代。由此,風電產業的核心矛盾逐步由電力消納問題,轉變為市場非理性競爭問題,具體表現為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風機價格出現非理性競爭。2016年和2017年,中國風電機組價格連續兩年快速下降,今年上半年已經降至3200元/千瓦左右,近期一個風電平價上網示范項目招標中甚至出現了3000元/千瓦的投標價格。風機價格之所以降到幾乎無法盈利的地步,其原因一是由于平價上網的電價較低,風電投資商不得不大幅壓低設備價格;二是制造企業為了搶占市場,出現了非理性報價的情形,不同企業的2MW機型出現了造價相差300-400元/千瓦、發電量相差1000小時的巨大差別,嚴重扭曲風電開發實際。競價上網將從明年開始在全國范圍推行,平價上網政策的預期或將引起設備制造產業混亂的價格大戰。
           
            二是非技術成本亟待消除。要順利實現平價上網,必須降低和消除風電非技術成本。一些地方政府將風電資源配置給了不具備技術和資金實力的地方性企業,出現倒賣路條行為,或者在資源分配時提出收取資源費等訴求;還有不能及時落實送出條件造成棄風限電損失。只有消除以上非技術成本,才能還原風電開發真實成本,加快平價上網。
           
            三是技術驅動尚需時日。平價上網是大勢所趨,但不能一蹴而就。健康的降價之路不應一味通過壓低機組價格來實現,而是依靠技術驅動實現機組發電能力的提升和制造成本的下降。大容量機組技術的研發,高塔筒新材料的應用,生產線的升級革新等,都需要一定的時間。若強行在2020年推行平價上網,新產品和技術進步的應用和驗證時間明顯不足,會導致整機廠家因為市場生存壓力而降低創新動力和創新投入,只求加快產品上市節奏,放大機組技術和質量風險。事實上,近年來棄風限電的加劇在一定程度上掩蓋了機組質量和效率問題,高塔筒、長葉片等新技術的應用沒有經過長時間的驗證。一旦出現質量問題,可能會引發批量性的事故,后果不堪設想。
           
            四是電網規劃有待加強。未來幾年,國家限制煤電發展的政策不會改變,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特別是風電產業依然是未來電力行業發展的主旋律。目前棄風限電明顯好轉,但面對未來可預期的風電增量,消納壓力依然很大。從明年開始風電將全面開啟競價上網,今年年內核準的一批存量保價項目將在未來1——2年內得到產能釋放。若電網建設不能明確規劃,不能匹配風電場建設速度,限電形勢很可能會出現反彈。
           
            理性競爭市場亟待建立
           
            從風電發展進程來看,投資主體從少數幾個國有大型電力企業發展到今天的百花齊放;電價政策由標桿電價發展到即將推行的資源競價配置;進入行業的難度由比較困難發展到今天的非常寬松。從經濟學的角度講,風電市場從最初的寡頭、壟斷競爭,發展到今天已經開啟了完全競爭。國家要正確引導風電產業建立健康的市場,形成理性競爭。
           
            一是完善風機招標機制。今年以來,風機制造行業自上游向下游擠壓的情況逐漸顯現。風機制造的重要原材料鑄鐵從2018年初的3400元/噸漲到11月底的4500元/噸,開發商也不愿輕易讓渡利潤,夾在中游的風機制造企業苦不堪言。單純的低價中標機制凸顯出嚴重的弊端,一方面會助長制造商為拿訂單虛高承諾電量的不正之風,另一方面風機設備的無節制降價已無法有效向下游傳導,一些零部件供應商選擇退出風機制造領域,還有一些優質產能流向了利潤更高的海外市場,今年已出現塔筒供應緊張的情況。因此,要制定科學合理的招標機制,改變低價中標模式,綜合考慮風機價格、機組性能、安全性、市場業績等多個方面,讓有責任心、有創新意愿的制造企業體現出市場價值。
           
            二是通過技術創新降低度電成本。設備制造成本要通過新技術研發和應用降下來,不能人為硬壓下來。通過技術進步,提高機組發電量水平和管理水平,降低設備停機時間和運營成本,最終實現度電成本的下降,這才是實現平價上網的科學途徑。例如,2017年主流機型2.5MW-141、120米高塔筒,與2015年2.0MW-115機型、80米高塔筒相比,由于機組容量、葉片長度、塔筒高度增加等技術創新,在平原高剪切地區發電量可提升15%以上,雖然生產成本也略微上升,但總的結果是風電場度電成本大幅下降。一味壓低風機價格,會削減制造企業技術創新投入,更加無益于降低度電成本。
           
            三是切實做好電網規劃。清晰明確的電網發展規劃是指引風電有序建設的必要條件。2017年3月限電問題寫入總理工作報告以后,電網公司不斷提高重視,嚴格控制接網批復,加之風電投資商放緩發展速度,限電形勢得到了有效的緩解,但今年前三季度棄風電量仍高達222億千瓦時。從長期來看,進一步提升送出能力和消納能力才是解決限電問題的根本之道。電網企業要明確具體的規劃時間表,加快建設步伐,使電網與電源建設規劃相匹配。今年9月,國家能源局下發《關于加快推進一批輸變電重點工程規劃建設工作的通知》,將在今明兩年核準9個重點輸變電工程,包括12條特高壓線路。要確保這些送出線路按規劃時間投產,為未來風電消納提供保障。
           
           
          [ 聊市場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推薦圖文
          推薦聊市場
          點擊排行
           
           
          關 閉
          關 閉
          贵州十一选五官网